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2:45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沉迷网络游戏是罪魁祸首。事实上,郑永全从高二开始就沉迷于网络游戏,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,班级排名从前几名倒退到十几名。起初被班主任作为重点生培养的他,最后高考仅考了个大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从青海来到江西,接触外面的社会。大学课程相对较少,缺乏自制力的郑永全网瘾越陷越深,直到大三第一学期结束,他累计有十几门课程“挂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天前,7月27日晚,郑永全在网页搜索自己的名字,看到澎湃新闻的报道,得知爷爷已离世以及家人还在苦苦寻找自己。他彻夜难眠,“我哭了一晚上,宿舍的人问我咋了,我说‘我没事’,第二天早上就下定决心跟家里人联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6年来,家人想尽一切办法苦苦寻找郑永全,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相继离世。下落不明的郑永全成了一家人心头的“痛”。看到报道的郑永全,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宿,做了一个6年来都没有勇气做下的决定:回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愧疚中煎熬了三天后,郑永全离开了家,留下了另一个谎言——与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。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见到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28日,郑永全发布朋友圈,“我的家乡我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2014年7月,郑永全大学毕业回家,几天后,以和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为由离家。离家后,郑永全曾与父亲通电话报平安,然而电话却被陌生女子接过并挂断。此后,郑永全“消失”了整整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萌生过辍学的念头。他读高三,哥哥郑永胜读大学的那年,原本窘困的家庭要供两个人读书。郑永全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提出退学,父亲阻止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臧铁伟结合立法工作介绍指出,处理这类事件总体上有法可依。有关方面要用足用好法律规定,既要严格依法惩处相关违法犯罪行为,又要依法通过各种法律途径,依法充分保护被冒名顶替者合法权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上述法律规定外,《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违规行为处理暂行办法》《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》《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》等规章对考生冒名顶替入学或违规取得入学资格或学籍、有关部门或工作人员违规招生等行为的认定及处理作了专门规定。